建保障住房 筑安居家园 中国梦·深圳行

  近日,记者围绕人才住房和保障性住房的建设及相关制度的实施,居民居住条件和的改善,采访了市住建局、市住房保障署相关负责人。据市住建局介绍,去年,为进一步完善基本住房保障制度,深入实施人才优先发展战略,深圳市委市出台了《关于完善人才住房制度的若干措施》。同时,市住建局认真贯彻市委六届七次全会,立足于住房供给侧结构性,正在牵头草拟以“关于全面深化住房制度、建立健全住房保障和供应体系的意见”为核心的“1+N”政策文件,构建多层次的住房保障与供应体系,做到“高端有市场、低端有保障、中端有支持”。目前文件已进入内部征求意见、专家研讨阶段。

  目前深圳人才住房和保障性住房的建设和供应力度空前,初步构建并形成了多渠道筹集建设人才住房和保障性住房的体制机制。“十三五”期间,深圳计划新增筹集建设人才住房和保障性住房40万套,几乎相当于特区成立30多年以来政策性住房建成规模总和。

  记者同时从市住建局官网了解到,2017年,该局还将制定一系列措施,为人才安居保驾护航,其中包括充分挖掘存量住房资源,拓宽人才住房筹集渠道;属地负责,优先解决在册轮候库家庭的住房困难;加强住房保障信息化建设,运用大数据提速增效;提升质量水平,加快完善周边配套设施;大力发展新型建造方式,推广装配式建筑等。

  周末在社区内的篮球场打球,五岁的儿子已上幼儿园全托,每天下班回家不用着急找停车位……家住朗麓家园的小黎对自己目前的生活状态十分满意。

  位于塘朗山北麓的人才住房和保障性住房项目朗麓家园,于去年1月9日正式入住,被誉为“塘朗山脚最美公租房”。那么,居住在这里是怎样的体验?住公租房和在市场租房有何不同?9月6日,于去年年初和妻儿一起乔迁新居的小黎,在家中向记者讲述了他的安居故事。

  “其实我2003年就来深圳发展了,但一直没有下决心买房,一再犹豫,导致错过了买房的时机。所幸妻子是深圳户籍,我也有深圳市居住证,孩子也是深户,2014年初我们共同申请了公租房,赶上了首批轮候的尾巴,从申请轮候到配租成功,仅用了一年多时间。2016年年初小区入伙,我们终于有了稳定的住所,不用再四处搬家了。”

  小黎的孩子2012年出生,2015年配租成功后,小黎携带妻儿住进了朗麓家园,“每个租户都有幼儿园和小学的学位,对有孩子的家庭来说很幸运!”

  小陈在一旁点头表示赞同,“搬到朗麓家园后正赶上孩子读幼儿园,什么都刚好赶上了!”更让小两口兴奋的是,小陈已怀二胎数月,将于今年十月生产。很快,一个新的小生命即将诞生。

  在入住公租房前,和大多数来深发展的年轻人一样,小黎也有着十分辛酸的租房经历。他先后住过城中村、单位宿舍和小区房。房租花费也从最初的每月1200元飙升至每月4000多元。

  相比之下,公租房的租金让他十分满意。“住在朗麓家园最满意的就是租金便宜,小区有学位,停车位充足。” 小黎掰着手指头不假思索地说。

  小黎目前租住的两房一厅面积五十多平方米,每月租金1200元。在入住朗麓家园前,小黎在福田保税区从事物流货运代理工作,长期在福田区委附近租房。按照目前的市场行情,在深圳市中心租住一套50平方米小两房,租金约5000元左右。尽管入住朗麓家园后开车上班,通勤时间更长,但小黎很开心能省下这笔不菲的房租。

  更让小黎满意的是,小区目前的停车位很充足。“每天回家,都能有停车位;以前在外租房时,停车是我最头疼的事,现在我再也不用面对停车难的尴尬,这也让我对小区更有归属感;当然,随着住房条件的改善,我对深圳的归属感也更强了!”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你就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