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义多地受大风冰雹袭击

  “到桐琴后,车都不敢开了,冰雹砸到车上,噼里啪啦很响的,风又很大,我就找个地方停车,直到大风冰雹过去才开。”昨天,说起前一晚与冰雹的不期而遇,永康陈女士心有余悸。

  本报讯(记者潘周清)“到桐琴后,车都不敢开了,冰雹砸到车上,噼里啪啦很响的,风又很大,我就找个地方停车,直到大风冰雹过去才开。”昨天,说起前一晚与冰雹的不期而遇,永康陈女士心有余悸。

  陈女士,家住永康市区,19日下午,约了几个好友到武义郭洞去吃晚饭。晚上7点左右,一行人开车回永康。

  “开到清水湾附近时,上的风就很大了,道上一些临时塑料隔离栏,一块一块被吹起来,感觉汽车都好像要被吹走一样。”陈女士说,为此她把车速降得很低,一行人开得战战兢兢。

  车子开到永武二线后,风没有停下来,一阵急雨来了,前方的况都看不太清楚。一上,她还看到了不少树木被吹断、广告牌被吹翻,当车子过桐琴镇东干村时,冰雹突然袭来。

  “像小石块掉到汽车上一样,公边上刚好有一幢房子搭了脚手架在进行外装修,一开始我还以为是那的沙子掉下来。后来在挡风玻璃上看清楚了,是冰雹,掉到车上就碎了。”

  陈女士说,她从没有亲历过冰雹,19日的,确实让她感到害怕。等冰雹过后,她才敢上行驶,回到家,发现车辆后备箱顶部好几处凹痕,右前车门外侧的转向灯也被砸坏了。

  当晚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冰雹,给桐琴镇的农作物造成了不少的损失。一些村民辛辛苦苦打理的藕田,转眼间从荷叶田田变成了千疮百孔,不少荷田被冰雹砸得只剩荷杆,看了着实令疼。此外,地里的玉米、水稻、蔬菜等农作物都不同程度受损,还有不少住户房屋顶上瓦片被掀开,大阳能被砸坏。据桐琴镇当地村民说,这次下的冰雹大的有栗子一样大,形状不规则,球形、扁圆形都有,整个过程持续了10多分钟。

  据“金华气象”消息,由于对流云团影响,19日傍晚我市武义东南部、永康了强对流天气,19点23分武义桐琴出现冰雹,最大直径达4厘米,19点25分武义刘宅出现21.2米/秒瞬时西南大风,武义巩宅出现22.2米/秒的瞬时西南大风。